九二共识一词谁发明?原来起源自李登辉两国论

九二共识一词谁发明?原来起源自李登辉两国论

1999年李登辉提出「两国论」,北京以「1992年的共识」回应。

马习会被认为再度确认了「九二共识」。在分析这项「结果」的可能影响之前,要先釐清何谓「九二共识」。

「九二共识」真的存在吗?「九二共识」是谁「发明」的?需要处理几个问题:「九二共识」被提出的时间点,「九二共识」的内容,以及「九二共识」与总统选举周期呈现的关係。

「九二共识」广为台湾新闻媒体报导,最早出现于二○○○年春季,但事件起源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九日,当时总统李登辉在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提出「特殊国与国关係」(「两国论」):一九九一年修宪以来,已将两岸关係定位在国家与国家,至少是特殊的国与国的关係,而非一合法政府,一叛乱团体,或一中央政府,一地方政府的「一个中国」的内部关係。

唐树备提出「一九九二年共识」

「两国论」一提出,随即引起北京强烈反应。七月十一日,中国国台办发言人正式回应: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,台湾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,中国的领土和主权不容分割。

海峡两岸虽然尚未统一,但是台湾是中国领土一部分的地位并没有改变,中国拥有对台湾的主权也没有改变。

七月十二日,中国海协会副会长唐树备针对两国论做出评论:把两岸说成国与国之间的关係,是对「一个中国」原则粗暴的破坏,海基会某些负责人把两岸关係说成是国与国的关係,也是对一九九二年两会共识的粗暴破坏。

同一天,国台办在北京邀集在中国大陆台资企业协会会长开会,讨论「两国论」后续情势。与会台商指出:中共方面表示,两岸一切都可以谈,但是要回到「一个中国」的原则上来...... 至少要回到一九九二年的共识。

从以上北京的回应发现:第一,「一个中国原则」是其处理两岸关係的底线;第二,这是「一九九二年两会共识」或「一九九二年的共识」的说法首次出现;第三,中方对此问题已经「统一口径」,并且试图通过在中国的台商来传递讯息。

八月二日,台湾的大陆事务委员会发布《中华民国对特殊国与国关係的立场》说明书,陆委会发言人表示:「我们反对中共霸权式的『一个中国原则』,并呼吁两岸应该回到『一个中国,各自表述』的共识。」亦即,台湾政府以「一中各表」来回应北京的「一个中国」原则,但并没有对「一九九二年的共识」这个说法有任何回应。

苏起称两国论是对「一中」必要防卫

九二共识一词谁发明?原来起源自李登辉两国论

苏起曾支持以「两国论」防御一中。

二○○○年二月十七日,陆委会主委苏起在国民党大陆工作指导小组会议中报告指出,两岸虽然在一九九二年针对所谓「一个中国」问题达成「各自表述」的共识;但自一九九五年六月以来,台湾在政策上一直尊重「各自表述」共识,而中共对「一个中国」的定义却做出三个退缩。

苏起称:就是因为中共对一九九二年的共识一再退缩,才使近年两岸关係发展受到严重影响。......面对中共窄化「一个中国」定义,严重压缩两岸创造性模糊空间,为了维护中华民国的国家权益,李总统提出两岸关係是「特殊的国与国关係」的说法,这是我方务实的定位,也是针对两岸谈判所做的必要性防卫措施。

苏起主张,李登辉提出「特殊国与国关係」,是针对北京「一个中国」定义所做出的防卫措施。

苏起使用「一九九二年的共识」这个词彙,但认为此共识内容为「『一个中国』问题达成『各自表述』的共识」,也就是所称「一中各表」。这与国民党政府长期以来的政策主张吻合,但他将「一中各表」与「一九九二年的共识」连结,北京则对此持反对立场。

陈水扁:两岸共同处理未来「一个中国」的问题

三月十日,在台湾总统选举投票前八天,唐树备表示:假如台湾回到一九九二年共识的话,两岸两会就可以开始工作,但......九二年共识并非「一个中国,各自表述」......,而是......「坚持一个中国,一个中国内涵可以不讨论」。

至于新总统上任后,两岸是否能恢复谈判、协商,唐树备指出,假如台湾回到一九九二年的共识,两会就可以开始工作。唐树备的谈话明显反驳苏起的说法,但他也表示在「坚持一个中国」前提下,可以(暂时)不讨论「一个中国内涵」。

「一九九二年的共识」非「一中各表」三月十八日,陈水扁当选总统。中国一名涉台学者认为,此选举结果是「台湾内部严重的事态变化」;然而,如果陈水扁「明确表达愿意回到两岸两会一九九二年的共识,即两岸回到『一个中国』的原则,『一个中国』的内涵暂不讨论。

如果陈水扁坚持『两国论』,或陆委会仍坚持两岸两会的共识是『一个中国,各自表述』,则两岸局势将不可挽回」。

至此,中方态度已很清楚,即「一个中国内涵」的讨论可以暂时搁置,但中方不允许「一九九二年的共识」的内容被解释为「一中各表」。三月二十日,在台北的一个记者会上,民进党驻美代表邱义仁被询及民进党如何看待北京的「一个中国」

原则时表示:北京对「一个中国」的解释是,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,台湾包括在内,但是根据国民党政府的说法,两岸在一九九三年(按:应为一九九二之误)达成「一个中国,各自表述」的共识,只是北京政府现在片面拒绝承认此一共识,因此民进党必须进一步了解中国的态度。

邱义仁首次将北京与国民党政府对「一个中国」的不同解释做了清楚区分。至于民进党对「『一个中国,各自表述』的共识」,则没有表态。

相关推荐